勞保誰買單?別讓世代正義變成世代相殘

by 共力研究社 (TPEC)
362 瀏覽次數

勞保年金2022年潛藏負債高達11兆4,855億元,相當於2022年名目GDP的一半。不過,因為精算報告是以50年作為評估時間,如果要填補勞保的潛在負債,最簡化的估算是每年平均需要提撥2千多億元。這樣的金額說小不小,但如果跟原先11兆的天文數字比起來似乎也沒這麼可怕。

這樣的簡化估算自然沒有考量到各個面向,包括人口的結構,畢竟退休人數並非線性增長,像是戰後嬰兒潮的人數就明顯較多。不過,這可以讓我們把原本負責的年金改革問題簡化為「誰要來買這筆每年2千多億的單?」

勞保問題就是一個誰買單的問題

勞保老年年金採確定給付的社會保險制,由勞資政三方負擔投保人保費,接著,以固定的給付公式給付給退休者。之所以出現鉅額的潛藏負債,是因兩因素的疊加影響。分別是人口結構的惡化,以及僵固的投保費率。兩者的同時出現方才造就了今日的窘境。改革總是很複雜,幾個計算公式,再加上對於未來的不確定與恐懼,以及各方的攻訐,很難讓大眾對於改革有個清晰的思考路徑。

然而,事實上勞保問題就是一個誰買單的問題,至於金額,上述也給了一個大概。不同人買單所涉及的制度或不相同,但本質上大同小異。誰買單的問題相對簡單,原因是不管怎麼挑,這個社會中的「誰」就只有那麼幾個:老人、青壯年、雇主(富人)、政府。雇主和富人往往難分(像是姓郭的賺最多),或者實業經營獲取財富,或者透過金融市場持股與操作獲利,至於一般工薪階級不多人能坐擁大量房產、靠股息就可天天躺平,或是需要擔心遺產或贈與的稅率。另外,政府部分,事實上政府也就只是一個中介的角色,所以歸根究柢,誰買單其實就是老人、青壯年、雇主(富人),三種人看指針指到誰。

老人買單:沒錢將由青壯年或雇主支付

首先,先讓我們來講講老人買單。老人買單的意思很簡單,就是這個虧損也不用補了,老人自己消化便罷。連結的制度改革可能就是調降給付率,延後退休年齡(如果延到85歲,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財務問題了),或是改變平均基數的計算方式(如果是終生投保薪資平均的一半,也大概不會有什麼財務問題)。

更具創意一點的就是結合政府的中介角色,政府買單,但是政府對老人額外課稅。老人通常消費不高,但醫療需求高,沒有所得但有資產,所以或許可以透過提高健保負擔或是提高資產稅來擴增撥補勞保經費需求。

老人買單行不行呢?其實就是取決於老人到底有沒有錢。如果老人很有錢,那就沒問題了。因為不管直接縮減給付或是對他們的醫療或是資產「課稅」,他們都有條件負擔。但是問題就在於,老人有錢沒錢勢必呈現某個分配,有的人有錢,有的人沒錢。沒錢的老人怎麼自己買單呢?又怎麼有條件給政府再抽點油水呢?如果是本來預期退休後仰賴勞保過活的老人,可能多半是不太有錢的。那沒錢的老人怎麼辦呢?極大可能就是仰賴家庭內的青壯年,或是仰賴政府福利。政府福利當然也不是憑空出現,如果從老人身上抽不到足夠的錢,那自然就是回頭抽青壯年和雇主(富人)的油水。如果老人有錢沒錢的分配是一半一半,那所謂老人買單,其實至少也有一半是要由青壯年或雇主(富人)買單。

青壯年買單:或將承受更大壓力

再來看青壯年買單的可能。青壯年買單最簡單的就是費率調好調滿。但是平衡費率估計達27%以上,如果依照目前勞資政費率負擔比例的2:7:1計算,青壯年勞工薪水要從目前上限的2.6%變成5.4%來繳勞保保費[1] 。如果雇主、政府不用額外負擔的話,那甚至要提高到16.6%以上[2] 。用4萬元薪水來算,勞保保費要從現在上限的1,040元提高到2,160元甚至最高到6,640元。這無疑是使得原本就已經越加不期待買房、生子的青壯年更難對未來有太多的期待。

如果直接提高保費太過粗暴,也可以透過政府轉一圈。青壯年有所得有消費,不能直接調漲工資費(勞保保費就像是工資費),那就課所得稅或是課消費稅,轉一圈再來挹注老人。因為轉了一圈,大家可能就會想說自己所得也不見得這麼高,消費少一點就好,所以反對的可能也會少些。不過,要記得這是每年平均2千多億的坑,要填滿這個坑,可能必須得要讓大家有感才填得滿。所以,轉了一圈效果一樣,就是青壯年可能哀鴻遍野。

講到青壯年買單時,不可避免地就會將老人買單作為對立面。但就像前面講到的,如果老人很窮,老人買單到最後可能還是有一半是要由青壯年或是雇主買單。而且,有趣的是,直接由青壯年買單至少還是大家一起攤。但是,如果是老人買單而剛好你家的老人很窮,被砍掉的數千甚至上萬元的缺口,就是要百分之百由自己出。而當然,家裡老人很窮的青壯年通常也不會多有富有,所以老人買單有很高可能是使處境維艱的青壯年更難生存。

雇主買單:年金改革歷史中的不可能路徑

最後,讓我們來講講雇主(富人)買單吧。其實,這部分是最簡單的,那就是不可能,至少從過去為富人輕稅的路徑看來如此。不管是要提高勞退提撥,或是對富人徵稅來補勞保,或甚至就是發放基礎年金來彌補勞保的給付降低,全都不可能。如果可能的話,那現在台灣也不會是租稅負擔率只13.2%低於新加坡,營利事業所得稅只20%(低於日本23.2%、韓國27.5%),證券交易所得稅為0,地價稅與其他財產稅只占稅收9~10%的國家。

所以,年金改革事實上很單純。如果不改變過去利於雇主(富人)的政策路徑,就是由青壯年和老人一起來買這個一年2千多億的單。不管怎麼改,結果就是如此。從這個角度來看,世代當然對立,因為是零和的。而且,就算是老人買單,繞了一圈,有些青壯年發現還是自己買單,而且這個單的金額還更高。因此,若不擴大雇主(富人)的負擔,年金改革所象徵的世代正義,或許終歸只能是世代相殘。

原文刊載於 獨立評論@天下


[1] 目前勞保費率上限為13%,勞方負擔2成,故為2.6%。

[2] 若目前保費上限13%以上均由勞工負擔,勞工需增加負擔14%以上,故為16.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