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集結 (3) – 壓力篇

藝文工作者勞動現況之調查分析報告

by 共力研究社 (TPEC)
1,291 瀏覽次數

本文改寫自台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委託本社之研究案

為何要調查壓力?

近年來,越來越多公眾人物或網紅坦承自己身心困擾的情況,我們常聽聞表演者或Youtuber因憂鬱症、躁鬱症、恐慌症等需要休息或遠離公眾視線,同時可以觀察到周邊的藝文工作者也展現出身心困擾的跡象,這似乎在整個產業內廣泛存在。儘管缺乏相關的研究或量化資料,但這樣的現象幾乎成為社群間的默認共識。

筆者推敲,許多藝文工作者(尤其是表演者)需要持續地在工作現場表現自己的創意和情感來與觀眾互動,例如那些站在舞台前的表演者或代表人物(frontman)往往就扮演著這樣的角色,同時也需要在社群媒體上與觀眾互動,持續的曝光和社交壓力都可能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更何況,為了在競爭激烈且不穩定的藝文市場中脫穎而出,他們需要不斷展現自己的才華以維持其關注度和支持,這種長期的高壓狀態很可能導致藝文工作者的心理負擔不斷累積,進而可能引發身心不適。誇張地說,身心困擾很可能是這些frontman的基本配備。

當然,不僅從事創作和表演的藝文工作者面臨這種壓力,許多從事行政、幕後、策展評論等相關工作的人也經常為了追求理想而選擇從事藝文相關工作。然而,這些工作往往薪資微薄、福利待遇不足、工作不穩定、缺乏職業保障。長期處於這種經濟壓力和職業不確定性下,容易陷入情緒低落、焦慮和壓力等負面情緒,進而增加精神疾病的風險。不幸的是,類似事件似乎不斷上演,我們對於這些人的身心狀況缺乏清晰和持續的理解。

過去勞動者身心健康議題較少獲得關注,藝文工作者更是缺乏相關資料和研究。然而,本次調查突顯關注藝文工作者的身心狀況,這是調查的亮點之一。雖然整體問卷不具學術意義,僅作為一個起點,希望引發大眾關注,並期待未來有相關單位持續進行調查或提供協助。

藝文工作者壓力嚴重,近3成需就醫

本次調查是工會初次涉獵身心壓力領域,簡單地採用衛福部的壓力指數測量表來綜合評量受訪者的身心綜合壓力狀態。此量表並非單指工作壓力,但考量藝文工作者工作與生活往往密不可分的特性,因此做過簡單的分析後,我們認為採用這份壓力量表來評估綜合壓力是合宜的,希望可以開始關注藝文工作者的身心壓力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有7成受訪者表示經常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和恐懼感,有6成以上經常感到頭痛、腰痠背痛,並且經常有情緒低落、焦慮和煩躁的情況。

請問您最近一年內,工作與生活是否有下列情況?佔比 (%)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未來充滿不確定感?恐懼感?72%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頭痛、腰痠背痛?65%
您是否經常有情緒低落、焦慮、煩躁的情況?64%
您是否經常感到緊張,覺得工作總是做不完?61%
您是否經常忘東忘西、變得很健忘?57%
您是否老是睡不好,常常失眠或睡眠品質不佳?55%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很累,空閒時間都在睡覺?53%
您最近是否注意力經常難以集中?46%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胃口不好?或胃口特別好?42%
有人說您最近氣色不太好嗎?34%
您最近六個月是否生病不只一次了?34%
您最近是否經常意見和別人不同?30%
Source: 北市藝創工會問卷調查(本題組採自衛福部) • 共力研究分析

總得分在0~3分為壓力可負荷、4~5分為壓力蠻困擾(但可負荷)、6~8分為壓力很大、9分以上為壓力嚴重應就醫。整體來說,有超過半數的藝文工作者壓力已經超標,更有近3成受訪者的壓力已達到需要就醫的程度,這個比例高得令人驚訝,相當於每2個藝術家就有1個壓力太大,每3個藝術家可能就有1個人該去尋求身心科協助,這對整體藝文工作者來說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警訊!

正職與雇主投保者壓力較高,簽約者則較低

根據調查結果,受訪者的平均壓力指數為6.1分,代表整體的身心壓力很大。進一步綜合分析後發現,無論是正職、兼職還是非藝術兼職,平均壓力差異不大,不過正職者的壓力超標(壓力很大+壓力嚴重)的比例還是較兼職和非藝術兼職者稍高約4-5個百分點。此外,從勞保情況來看,雇主投保者的平均壓力較高,壓力超標比例也較其他兩者高。值得關注的是,從簽約情況來看,會簽約的藝文工作者的平均壓力與壓力超標比例都較不會簽約者來得低,甚至低於整體平均值,但不一定簽約者的平均壓力與壓力超標比例卻是三者中最高的(可詳見附錄表格)。

此外,我們還觀察到在公部門工作的藝文工作者壓力較高。無論是公部門正職者還是與公部門有所往來的兼職者,其平均壓力都較高。在大部分的薪資級距下,公部門正職者的壓力基本上都高於非公部門的正職者。例如,在同為月薪4-6萬元的情況下,公部門工作的正職者的壓力顯著高於非公部門的正職者。

月薪越低或工時越長,壓力越大

進一步觀察不同薪資級距和不同工時級距的壓力值時可以發現兩個現象:

  1. 月薪越低,壓力大致越大。
  2. 工時越長,壓力越大(在每日工時5~16小時的區間內)。

這個觀察與一般印象相符,即低薪工作通常伴隨著更大的壓力,而過長時間的工作也會帶來更高的壓力。

整體來說,我們發現在所有薪資與工時級距下,由雇主投保者的壓力皆大於自行投保者。這種現象可能與雇主投保者在工作上面臨更多的職場壓力有關,例如來自上司或組織的期望和要求,以及工作目標的壓力。而自行投保者可能有更多的自主性和靈活性,可以根據自己的節奏安排工作,這可能有助於減輕壓力,可以看到自行投保者僅有在極低薪或過高工時的情況下,壓力值才達到超標的程度。

另外,當月薪高於3萬元時,正職者的壓力會高於兼職者,但低於3萬元時,兩者的壓力相近且都偏高。在相同工時級距下,正職者與兼職者的壓力差距不明顯,只有在正職者工時過高時(13~16小時),其壓力才會高於兼職者。

總體而言,正職者或由雇主投保者的壓力較高,這可能意味著典型勞動的壓力較高,而這與一般印象相符,因為在典型勞動情況下,通常也代表著有一定水平的勞動強度,這時壓力較大是可以理解的。除此之外,公部門的平均壓力較高,這可能與他們相對較長的工時有所關聯,也可能是由於疫情爆發後,公部門的行政程序變得較以往繁複所帶來的壓力。另一方面,簽約可能有助於舒緩壓力,但簽約與否的不確定性則可能帶來另外一種程度的壓力。

壓力超標的啟發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調查僅觀察了壓力的差異,並沒有深入探討其具體原因。壓力較大者可能也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例如工作性質、行業特點,以及個人的職業價值觀等因素都可能在其中起到作用。例如,不同工作性質所帶來的壓力程度可能有所不同,從事藝術創作的藝文工作者可能會面臨不同於行政工作的壓力源。一些藝文工作者可能對自己的創作充滿熱情,但同時也承受著創作過程的不確定性和挑戰;而另一些人可能對於藝術表演感到充實,但同時也承擔著長時間的工作需求和公眾的期待。

除此之外,雖然這次的調查分析並沒有跟國內其他產業或全國平均壓力或國外同業者做比較,但我們仍有理由相信,藝文產業本身的特殊性和競爭激烈的環境,很可能已為藝文工作者帶來相當程度的心理負擔。考量到這份調查僅是對特定藝文工作者的調查,而不包含其他產業或全國範圍的數據比較,我們仍需謹慎詮釋結果。

總括來說,這份調查仍為藝文工作者的身心壓力概況提供了初步認識,值得引起我們的關注。需要多加留意我們周遭的藝文工作者,因為他們的身心壓力有相當的機率可能會超出負荷。

(本篇完)

相關文章:

乙方集結 (1) – 概論篇

乙方集結 (2) – 勞動篇

乙方集結 (4) – 疫情篇